请点开↓

头像by墨秋!
背景by山田!
↑表白她们!她们真好!

你好!这里是废柴画手囧长——
一只玻璃心的沙雕!√

【已混圈】Seer、柴联2。

【Seer】微雷塔尤,巨雷双米/凯米凯√
主推米塔,不拆不逆√
↑是底线哦✨
副推莱修,卡莱只吃不产√

【柴联2】 主克卡,副鬼心,不拆不逆√

除以上特别提出不拆不逆的CP,咱还是蛮杂食的!
不介意同与我拆逆的朋友相处!
只要不KY,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乐于交友,长期扩列!
QQ:2576882295√
 

《当我暗恋的对象变小了以后》

真想一脚把他俩踹进民政局

kalaier:

《当我暗恋的对象变小了以后》


*沙雕树上沙雕果,沙雕树下文和我


*各位七夕快乐


*米塔


*囧长出的题


*米瑞斯直男一般的表白方式


*我同学看了这篇文以后,说【其实我一直觉得米瑞斯是那种天天花街柳巷的男人】


*听完我同学的话以后,我把嘴里的鸡排完整地吐了出来,然后拿着书包打了她两条街


*没问题就↓


在赛小息的出谋划策和卡璐璐的怂恿下,米瑞斯拿着从蓝星寄来的玫瑰花忐忑地走向那间小别墅,脑子里反复轮播着阿铁打那句“不敢表白就不是宇宙战士”的话,咽了口唾沫,站在那扇木门前,刚想敲门,又缩回了手,再一次伸手想敲,又缩了回来。


米瑞斯,你可是煞星谱尼都敢正面杠的人,怎么会被一扇小小的门挡在外头!米瑞斯反复给自己打气。不就是表个白吗,你这辈子收到过多少人的表白了,小迷妹还不够多吗?!你要相信自己的魅力,大不了连朋友多做不成!今天是七夕,你不表白就要等到明年二月份了!说不定人家都名花有主了!内心的小人儿疯狂暗示米瑞斯。


米瑞斯紧了紧手中的花,敲响了眼前的门,敲了一下门就轻轻地开了。


没锁门啊……米瑞斯皱了皱眉。心可真大。


毕竟是别人家,米瑞斯也不好直接进去,站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也没人来,便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两层楼的小别墅,家具不少,但墙角堆着的那叠文件才是最惹人注目的,估计是职业病的关系,米瑞斯走进屋子,蹲在那堆文件里,随手拿起一本本子翻看起来,内容大多是恶魔星上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务,偶尔还有点外交的资料,几月几日写得很清楚,配上右下角秀气的签名,让人感觉看这份文件都是种享受。


要是被米波看见这场景,准会回头对米莱吐槽一句“单身多年综合征,看见喜欢的人的字都觉得眉清目秀的”。


米瑞斯正沉浸在给斯塔奥疯狂追加滤镜的时候,后面一句“你是谁”一下子把他打回现实。


米瑞斯想我也没干什么坏事儿怕什么,就转头笑眯眯地看过去,看到后面的人的时候就不淡定了。


“恶魔星还有二少主吗?!”米瑞斯脱口而出道,他想起百度百科上,斯塔奥的资料里没有显示他还有个弟弟啊!


“私……”这个称呼米瑞斯刚想喊出来就被硬生生压了下去,毕竟给人扣这种名头可不是光之神应有的品德。


眼前的小孩酷似斯塔奥,但只是堪堪地到达米瑞斯的腰部而已,此时正一脸惊奇地看着面前蹲在一堆文件前笑得跟个傻子似的不速之客。


“别误会……我是来找斯塔奥的。”米瑞斯招了招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恶意。


“斯塔奥是谁?”眼前的小孩抬头看他,星型瞳孔中流露出一种疑惑。


“他是……”米瑞斯挠了挠头,怎么和这个孩子解释呢?


小孩又给了他个台阶下:“你是来干什么的?”“我……来表白的。”米瑞斯寻思着可能是星灵一族的某个亲戚来探亲,没见着斯塔奥就先把小孩搁这了,“你见过一个蓝刘海白头发的大哥哥吗?”
“大哥哥没见过,不过有对森林冰火人叔叔,让我好好待家里。”小孩仿佛觉得有个长得很帅的大哥哥和他聊天非常不错,“大哥哥,你可以带我出去玩吗?”“嗯?”米瑞斯挪近了小孩。“那两个叔叔出去的时候说他们要过几天才能回来,不许我出去。”小孩可怜巴巴地看着米瑞斯。


艾斯拉瓦什么心态,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在家里居然要过几天才回来?他们是觉得斯塔奥会带孩子吗?!米瑞斯生无可恋地脑补了一下那个场景,突然感觉这样也不错。


“大哥哥?”小孩的手在米瑞斯的眼前摇了摇,拉回了米瑞斯的思绪。


“好,大哥哥带你去玩。”米瑞斯抱起孩子向外走去,心想着要是被斯塔奥看见,会觉得他很适合当爸爸,从而好感度噌噌噌往上飙,自己下手可能会方便点。


要是被米波看到此时他乐呵的表情,准会跑去问智者“我大哥他是不是恋爱了”。


总之米瑞斯白日梦美得一批,连在他脚边大喊的小库的喊声都没听到。


“米……”小库险险地躲开了米瑞斯从天而降的一脚,还想说些什么,米瑞斯已经飞走了,他也只能叹了口气,看着米瑞斯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


恶魔星在重建后变得很美,茵茵的绿草地上盛开着大大小小的花朵,精灵们在草丛间打着滚儿,嬉笑着打闹。


小孩估计是第一次来到恶魔星,米瑞斯刚把他放地上,揪着米瑞斯的衣角不肯撒手。


“别怕,这些小精灵都是很友善的。”米瑞斯蹲下,把手按在孩子的肩上,“没事的。”


不远处有两只精灵打闹得太厉害,其中一只尖叫了一声,吓得小孩一把搂住米瑞斯的脖子,死不肯撒手。


米瑞斯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慰他,想着自己以后也有这么个儿子该多好。


由于小家伙死活不肯放手,米瑞斯只好像之前那样抱着他到处晃悠。


晃悠到另一片草地的时候,头上传来熟悉的尖叫声,米瑞斯下意识地往旁边一跳,还没来得及抬头看看,天上的飞船就掉了下来。


米瑞斯对于赛小息的差劲技术已经见怪不怪的了,出于好心把飞船门掰了下来,拉出了里面三个晕晕乎乎的机器人。


“小米……你好啊……”阿铁打的眼睛打着转儿,昏头昏脑的朝米瑞斯打招呼。


赛小息使劲甩了甩脑壳让自己清醒,看清了米瑞斯怀里的一团白色以后叫了起来:“这才半天啊你们两个生孩子这么快的吗!”


米瑞斯心里一句要不是看在我们同生共死这么多年的份上我立刻拿斩月双刀把你从头劈到尾。


“不不不,这孩子一个人在家里没人管,我先看着。”米瑞斯说。


“斯塔奥的?”“这孩子说没见过他。”“七夕节他会去哪呢?”卡璐璐想了想。“七夕不去约会还能去哪。”阿铁打抱着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叉着腰道,“小米,我看你是没戏了。”


“阿铁打你可不要乱说。”赛小息义正言辞道,“哪个精灵能比我的小米更有吸引力?”“尤米娜。”“那是剧情需要。”“斯塔克。”“那个说要同归于尽结果自己放的技能弄死了自己敌人还活蹦乱跳的精灵?而且还是斯塔奥他爸?”“小库?”“你有什么理由说斯塔奥会去找那个要身高没身高要帅气没帅气的河童?”米瑞斯看着风镜男和大青蛙的嘴炮,觉得自己会折寿十年。


“行了行了,别动摇军心。”卡璐璐的机械手拉开了正在嘴炮的二人,“小米,我们就是来看看你成功了没,既然没戏看了那我们走了。”说着,卡璐璐把依旧在争吵的二人拖回飞船,顺手拉上了被米瑞斯掰坏的门。


米瑞斯一脸心累地看着小飞船飞出大气层,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就带着孩子回了那栋小别墅,很不巧,离开时怎么样,还是怎么样,连米瑞斯拿出来的那本文件都在老地方丢着。


我真的……下手迟了?米瑞斯犹疑地想着,心里莫名地酸痛起来,直到小孩拉着他的衣角说饿了。


米瑞斯认命地坐下,打开自己的支付宝挑外卖,不得不说,小孩的口味和斯塔奥惊人的一致,荤素搭配,还要来杯鲜榨的橙汁和一份甜点,哪像米瑞斯,要么全肉,要么全素,配上啤酒或者可乐,就能在一大堆文件前活一天。


看不上他也是正常的。米瑞斯下了单,悲哀地想。


他现在已经不奢望那个人能在第二天天亮以前回来了。七夕节除了在家里批改文件以外,还能干吗?和女朋友在华灯初上的时候吃烛光晚餐,在晚上七八点的时候互拥着在山顶上看星星,然后是互相的告白、接吻……


米瑞斯甚至都想好了结婚时的祝福语了。


外卖小哥的敲门声把他从漫无边际的自暴自弃中拉了回来,他站起来,有些垂头丧气地走向门口,外卖小哥显然没想到能在星灵王的府邸遇见光之神,小手一抖差点摔了外卖,等米瑞斯接过外卖的时候一把抓住米瑞斯的手,激动地让米瑞斯给他签个名。


小孩看到外卖小哥抓着米瑞斯的时候,莫名地萌生除了一丝不爽和嫉妒,甚至想直接把那个背后印着一只袋鼠的小哥打出门外。


米瑞斯六神无主地在在小哥的衣服上签了个潦草的名字,然后拿了外卖进门,连背后的披风都是一副病恹恹的感觉,不像平时那样无风自动,神气地飘扬着,而是紧贴着后背,耳朵也垂了下来,就像地球上那种垂耳兔一样,耷拉在两边,像两片焉了的白菜叶似的。


孩子的心里也很难过。


“大哥哥,你真的喜欢那个叫斯塔奥的哥哥吗?”小孩喝着果汁,有些迟疑地问道。


“嗯。”米瑞斯点点头,嘴里吃着炸鸡,却味同嚼蜡。


“为什么呢?”小孩歪着头,问道。


“可能是他进化的时候太耀眼, 也可能是他带来的星空太绚丽了。”米瑞斯苦笑着摇摇头,“反正就这么喜欢上了呗,哪来的为什么。”


“那他喜欢你吗?”“我不知道,我没问过。”米瑞斯更沮丧了,他连人家对他的印象都不知道,居然还傻里傻气的来表白?满打满算他就救了他两次,而且不告而别,治好了进化受阻症以后,两人的关系也只是稀薄如水,或许半年前就心心念念着的七夕只是个全宇宙的笑话,或许人家早已心有所属,或许他连他是谁都记不清了……


这么多个或许加起来,比他心里所想要的结果可能性大得多。


清晨的那束玫瑰已经因缺水而干了些,此时正在房间的角落里无力地垂着头。也是,没送到对方手里的玫瑰,再鲜艳又有什么用?


时候也不早了,米瑞斯催孩子快上床睡觉。既然这么晚了还没回来,正在干什么、和谁在一起,心知肚明。他可不想在半夜或者第二天一早当个电灯泡什么的,倒不如回阿玛迪斯星去好好睡一觉,然后像以往那样生活,批改文件、打打海盗、参加一些乱七八糟的聚会什么的。


“好好睡着,我得走了。”米瑞斯替孩子掖好了被角,冷不防被孩子抓住袖子,然后就听到了一声弱弱的“我怕黑”。


“怕什么,星空会保护着你的。”米瑞斯这话一说出口,就想给自己一耳光,这话他有什么底气说给孩子听?


“你陪我。”小孩不依不饶,米瑞斯也不能强行把他拉开,只得老老实实地在床上躺下来,孩子开心极了,一头拱进米瑞斯怀里笑着。


“睡吧。”米瑞斯认命地抱紧了孩子。


两个人疯了一天了,刚闭上眼就迷迷糊糊睡去。


十一点多的时候,心里极度不踏实导致睡不熟的米瑞斯感觉床变挤了,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还没看清什么便被推下了床。


“干什么啊……”米瑞斯捂着被摔痛的腰部坐起来,朦朦胧胧之间甚至忘了这是别人家,一句“小波你大晚上的干什么”还未脱口而出,就被截住:“你怎么在我家!”


等等,这声音……米瑞斯眨巴了几下眼睛,借着从窗外照进来的月光,看清了面前把他推下床的人。


“怎么是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米瑞斯根本搞不清楚面前的情况,眯着眼睛把整个房间看了一遍,“那个孩子呢?”


“我结婚都没结哪来的孩子?!”斯塔奥简直要被面前这只兔子给气炸了,自己一醒来被死抱着不说,现在的意思还是自己藏了个孩子?


“不不不你听我解释……”


 


“所以说,”斯塔奥喝了口热水,“你进了我家门,然后看见了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小孩?”


“是的。”米瑞斯点点头。


“唔,你这么说,我还真不记得我今天干了什么。”斯塔奥双手捂着杯子,歪着脑袋想了想,“感觉……去恶魔星哪片草地玩了玩,然后吃了份外卖……啧,怎么记不清楚。”


然而米瑞斯的心里早已明白。


“等等,你到我家来干嘛。”斯塔奥突然话锋一转,问道,没等米瑞斯回话,转眼看见墙角的那束干了大半的玫瑰,笑了笑,起身刚要去拿起那束玫瑰,被米瑞斯急急地挡住拿起,接着转身就要跑。


“怎么,这花不是送我的?”斯塔奥眼疾手快,一把扯住米瑞斯的披风把他拉了回来。


“不是……我……”米瑞斯攥紧了花束。


“七夕节拿着玫瑰花到我家来,还睡我的床,现在又想抵赖跑掉?”斯塔奥把胳膊肘搭在米瑞斯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毅然决然地把那束早已毁容的玫瑰花从米瑞斯手里拽出来。


此时的米瑞斯满脸通红:“这花……不好看,我回去给你换一束!”


“得了,看看现在几点了。”斯塔奥抬了抬下巴,示意他看看墙上的钟,“十一点四十五分,七夕的末班车不搭了吗?”


“你……同意了?”米瑞斯反手搂住对方的腰,有些支吾地问道。


“不同意的话,这束烂玫瑰估计现在在你脸上。”斯塔奥用挑剔的眼光翻来覆去地看着那束玫瑰。


“七夕快乐。”米瑞斯低下头,吻住了对方的嘴。


“要是你不赔我一束新的花,”嘴被释放以后,斯塔奥舔了舔嘴唇,“我就昭告全宇宙,说你睡了恶魔星的少主还跑路了。”


“是。”


——————————END————————————


 【补作业好辛苦20号开学我想哭】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35)
  1. 常囧长知与君同 转载了此文字
    真想一脚把他俩踹进民政局
 
上一篇
下一篇
© 常囧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