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开↓

头像by墨秋!
背景by山田!
↑表白她们!她们真好!

你好!这里是废柴画手囧长——
一只玻璃心的沙雕!√

【已混圈】Seer、柴联2。

【Seer】微雷塔尤,巨雷双米/凯米凯√
主推米塔,不拆不逆√
↑是底线哦✨
副推莱修,卡莱只吃不产√

【柴联2】 主克卡,副鬼心,不拆不逆√

除以上特别提出不拆不逆的CP,咱还是蛮杂食的!
不介意同与我拆逆的朋友相处!
只要不KY,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乐于交友,长期扩列!
QQ:2576882295√
 
 
 

呜呜呜😭端午的甜粽子!!!好吃极了!!!我爱羽焰姐啊啊啊啊疯狂打call!

零色:

送给@常囧长 è¿™ä½æŠŠæˆ‘拖回赛圈的小天使
和前一篇莱修的雨中曲相辅相成,建议食用前篇后再食用此篇。不过单看这篇也没影响。
主cp米塔副cp莱修
搭配背景音乐《Forever at your feet》食用更佳。我之前和囧长推这首歌就是为了这点没啥用的氛围啊哈哈。
ooc预警。
米塔是彼此的,ooc是我的。


《雨中曲》——米塔
一离开公车的庇护,斯塔奥就立刻感受到了雨天的氛围。雨滴争先恐后地在刚刚撑开的伞上击出震耳欲聋的鼓点,耀武扬威地显示自己的存在。
“雨下的真大啊。”斯塔奥忍不住这样感叹道,并不是自言自语。
“的确。毕竟现在是雨季。”在他之后下了车的米瑞斯接茬道:“今天早上的雨也不小。——说起来,今天早上怎么没见到你?”
阿玛迪斯区和恶魔区离得不算太远,再加上两人都是乘公车上下班,于是他们常常能在车站或路上碰到。开始两人还觉得巧,时间久了才发现,碰不上反而才是怪事了。
“因为昨天的工作没做好,我想早去修整一下,所以我打的出——”斯塔奥猛然卡壳了。
对哦,上午他是打得出租去的。
换句话说,上午他好像没拿伞。
斯塔奥看着手里的伞心里发虚。而米瑞斯也意识到了不对。
“怎么了?”
“我好像……拿了别人的伞。”
别人的伞?米瑞斯抬头看了看斯塔奥手里的伞。非常平凡的白伞,伞上没有任何装饰,伞柄弯曲成J字形状。
刚来不久的斯塔奥还记不清各人雨伞的样式,米瑞斯迅速在心里过了一遍。雷伊是金色盖亚是银红、缪斯深红色布莱克黑色……
“卡修斯。”他叫出伞主人的名字:“应该是他的。”
“那他不会是还在办公室吧!”斯塔奥回忆了一下,他走的之后卡修斯的确还在工作,顿时慌了,说着就转身想乘车回去。
“都到这了你还想到哪去。”米瑞斯一把拦住斯塔奥,有点无奈地看着慌了神的小新人:“算了,卡修斯家离办公室没你远。而且……”他收回手点了点嘴唇,认真回忆了一下,确认他们走之前布莱克也在办公室:“你说不定干了件好事。”
斯塔奥不明所以地看着米瑞斯,不过后者似乎没有解释的意愿。出于对米瑞斯的信任,他没有坚持离开,而是迟疑着转正身子,仍然有点犹豫地道:“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他说不定已经到家了。”粗略地计算了一下时间之后,米瑞斯将空着的手搭在斯塔奥肩上,加了点力催促他快走。白色的伞和金红的伞碰在一起,发出布料摩擦的声音。
由于不想把他人的伞弄坏,斯塔奥顺从地被他推着向前走去。
肩上的温度和布料摩擦的声音一同消失了。
斯塔奥没来由地觉得有点失落。
第二天斯塔奥惊奇地发现,明明自己很正常的还伞,卡修斯却似乎很不正常。他不仅没有埋怨自己——这倒是很正常——反而向自己道谢。而他旁边的布莱克似乎也被他传染了,不爱表露真实情绪的他今天却把自己的愉快表现地十分明显,他改变了对卡修斯的称呼,用轻松的语气称呼他小卡,而且总是撩起自己的长发,让发丝落在卡修斯的脸颊上和脖颈上,最奇妙的是卡修斯居然一点不生气,也不制止他,虽然的确露出的烦恼的神情,但嘴角一抹浅笑让那苦恼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刻意。
不过斯塔奥暂时没心情去探究这件事,他在苦恼卡修斯告诉他的另一件事。
今天还有雨。
今天上午艳阳高照,他也就只拿了卡修斯的伞,忘了拿上自己的。虽然卡修斯说可以用他的伞,但是不经同意错拿别人的伞就已经够对不起人了还要再借一天这怎么好意思。虽然找借口说可以借米瑞斯的伞,但斯塔奥知道自己断不敢发出“请让我和你同撑一把伞”这样出格的请求。
难道真的要顶着雨去车站吗?不要啊……
看着同事们相互告别后一个个走掉,斯塔奥泄气地趴在桌子上陷入苦恼。
忽然他感觉有谁敲了敲他的头,他有气无力地抬起头,视线由下到上扫去,依次看见了一身防水外套的下摆、从未拉上的拉链里露出的金红衬衣、一只拿着同色雨伞的手、领口处露出的介于脖颈与锁骨间的肌肤、线条好看的下颏、最终他的目光与那双彤红色的眼睛相遇了。
“米瑞斯?”斯塔奥觉得以这样的视角看到的米瑞斯很好看,所以他没有直起身子,尽管保持这样的姿势让他的脖子有点痛:“你怎么还不走?”
对方对他的疑问表现出了意外的神色:“不是你说一起走吗?”
“唉?!”米瑞斯的一句话成功让斯塔奥弹了起来:“什么时候?!”
“不是你说要借我的伞吗?布莱克告诉我的。”米瑞斯也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顿了一下才答道:“我以为你是这个意思。是我理解错了?”
“不,没错。”就先下的状况来说这也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了:“我这就走。”
看见斯塔奥急忙开始收拾东西,米瑞斯也伸出手来帮忙。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摊开的文件上。
“斯塔奥。”
“哎?”斯塔奥听见米瑞斯的声音,回应了一声抬起头,才发现米瑞斯是在念自己在文件上签下的名字。
米瑞斯用食指第二个关节敲了敲纸上秀气的Stao四个字母:“你的英文名字还真是……望文生义。”
“我知道啊。”被戳到痛处的的斯塔奥消沉下去。他见过其他人的签名,雷伊(Ray)尾字母的y的最后一笔常是优雅地垂落,柔软顺滑地像木材上的天然纹理;盖亚(Gaia)总能把首字母G的最后一笔和i字母的转弯处用爽脆干练的锐角折出力透纸背的英气;卡修斯(Cassius)的i和盖亚有着明显的差别,他延续了其他字母天生的柔和弧度,珠圆玉润如舒伯特的小夜曲;米瑞斯(Milis)的字母排列错落有致,像欧美蓝调的乐谱一般令人着迷;布莱克(Black)的签名简单清素,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但他的名字本身就有着特殊的含义,只这一点就令人着迷。
“有特殊含义?”米瑞斯忽然想响起的声音结结实实吓了斯塔奥一跳,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把心里所想的东西都说了出来。
等等等等!所以他也听见了自己对他签名的想法?!那个欧美蓝调的比喻?!
咚!
斯塔奥把脑袋重重磕在桌子上。
好羞耻好想死……
由于斯塔奥正趴在桌子上装死,所以他没有看见米瑞斯那因为憋笑抖得厉害的嘴角。待到终于确定自己说话时不会发出颤音之后,他才开口说出一个预谋已久的设想。
“Star。”米瑞斯的声音听上去十分平稳,这让斯塔奥从桌子上爬了起来。而米瑞斯已经将上扬的嘴角调整到了适当弧度,那种会在因为雨天而昏暗下来的光线中让人目眩神迷的弧度:“怎么样?很适合你。”
“啊,是很不错啦。”斯塔奥思索着。这四个字母和他本名的字母差不多,星的寓意也深得他心。但他最后还是惋惜地摇摇头:“但是不行,发音不一样,不能用在签名上。”
“那也没关系。”米瑞斯将整理好的一沓文件递给他:“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以后可以那么叫你。”
斯塔奥接过文件的手略微一抖,刚整理好的文件由于力道的缺失而散开。
米瑞斯眼疾手快地将散开的文件收拢归位,重新递了过去:“不喜欢?”
“不,很喜欢。可是……”斯塔奥这次拿稳了文件,可是了半天也没再说出一个字来。
是啊,可是什么呢?
“那就走吧。”米瑞斯已经走到了门口,转过身来看着跟上来的斯塔奥:“Star。”
斯塔奥应了一声,加快了脚步。米瑞斯已经打开了伞,他进入了金红的庇护区。
直到心安下来,斯塔奥才想起今天见到的怪现象。
“今天卡修斯和布莱克怎么都那么不正常?我去还伞卡修斯居然还向我道谢。布莱克也好像一直在撩拨卡修斯一样,他们到底怎么了啊?”
米瑞斯眨了眨眼,意外地看向斯塔奥。斯塔奥感觉自己在他眼里看见了你居然不知道这句话:“你没看出来吗?他们恋爱了啊。”
……
对不起,是在下眼瞎。
“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昨天明明还好好的。”
“昨天下午,因为卡修斯没有伞,所以布莱克送卡修斯回的家。”
“就这样?”斯塔奥实在不觉得卡修斯是那么容易就被拐走的人。
“也不能说就这样。你知道他们本来就是一起上下班的。”
“这也没什么啊。我们不也——”
再等等!一起上下班的同事兼朋友,一天某个人没有伞于是两个人同撑一把伞回家,再加一个改变称呼……
这套路怎么这么眼熟啊!
斯塔奥感觉脸上有点发烧。他偷眼看去,米瑞斯神色自若,这让他稍微安下心来,
就是说,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程序性的事啊。再说我怎么会和米瑞斯……那样的话……
那样的话,也没什么不好吧。
斯塔奥被自己突然产生的念头吓了一跳。
“Star?”米瑞斯已经走出去站在了雨中,他回头看向斯塔奥。彤红的眼睛在雨雾下的浅淡色调中格外鲜艳。
“我没事。”斯塔奥搓了搓自己的脸,让雨季清凉的空气帮自己降温,快走两步跟上了米瑞斯。

“Star,我们走吧。”米瑞斯走到伞架旁拿起金红和纯白两把伞。
“好。”斯塔奥开始整理物品。
“他们这是怎么回事?“卡修斯悄悄问旁边的布莱克。
布莱克拿捏出恰到好处的惊讶表情,看向卡修斯:“小卡你没看出来吗?他们恋爱了啊。”
——fin——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26)
  1. 常囧长 从 零色 转载了此音乐
    呜呜呜😭端午的甜粽子!!!好吃极了!!!我爱羽焰姐啊啊啊啊疯狂打call!
 
上一篇
下一篇
© 常囧长|Powered by LOFTER